Tuesday, August 25, 2015

Interview With He Jun Part 2

Here is Part 2 of the Interview. As before please use your own translator.


























Li Bai and He Jun


——前言:

上期采访,著名动作导演、成家班骨干精英何钧回忆了他的入行经历:因为师兄一句话偶然踏入影视圈,通过在武行界几年的摸爬滚打不断积累经验,之后凭借《燕尾服》的惊艳一跳顺利进入成家班。那么,在进入成家班后,何钧又面临着怎样的挑战?他是如何完成从武行到武术指导的蜕变?他为何身居幕后、甘当绿叶不愿走向台前?本期采访,何钧将针对观众的一系列的困惑进行详细解答,同时还将围绕成家班的历史、现状以及未来建设畅谈自己的想法。本期采访精彩之至,不容错过。

——首次“交战”成龙却误伤对方 紧张无措像犯错小孩

李白:在拍完《燕尾服》后,您又跟随大哥拍摄了《皇家威龙》。我看到您在这部戏里有不少的戏份,而且还跟大哥有直接的对手戏。

何钧:我第一次跟大哥对打就是在这部《皇家威龙》,我印象蛮深的。记得那场戏是在图书馆,我给外国士兵做替身。有一个动作是我拿着剑刺向大哥,然后大哥拿起一个椅子一挡。这个动作对我的力度是有要求的,需要把剑刺进椅子。但是我一失手把大哥的虎口直接给刺穿了。

李白:您把大哥刺伤了?

何钧:对。当时拍第一条的时候,因为力度不够,剑没有刺进椅子。拍第二条的时候,我就心里一直想:这次必须得狠点儿。我生怕刺不穿椅子,所以手上加大了力度。然而力度是有了,准星没找好,剑直接奔着大哥的手刺过去了,然后就把大哥的手刺伤了。

李白:您当时是什么反应?

何钧:那一瞬间我蒙了,拿着剑一动不动,看着所有人都到大哥那里去了。当时大哥的手血流不止,医生赶紧消毒、止血。我也不敢上前去看,就一直在那杵着,好像是犯错的小孩子一样等着大哥来训我。

李白:哈哈哈,脑补一下当时的画面,你的样子一定很可爱!

何钧:我本来就很紧张了,没想到志哥走过来跟我讲了一句:“你死定了,成龙你都敢刺伤!”我听完以后真是想哭都哭不出来。你想,大哥可是国际巨星啊,地位在这摆着呢,我刚进成家班没多久就把他刺伤了,以后还怎么混。

李白:然后呢,大哥有什么反应?

何钧:大哥处理完伤口后,转过身若无其事的说了句:“没事,继续来。”我愣了一下心想:“还来?”志哥在旁边跟我讲:“哎呀,我刚跟你开玩笑啦,大哥真的没事,你们继续吧!”我也是蛮意外的,没想到大哥会是这样的反应。跟着他这十几年来,他真的是一点架子都没有,像遇到的这种伤对于他来讲都是家常便饭,小菜一碟,更不会因为这种误伤去职责别人。我当时本来很紧张,看到大哥这样的态度,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然后及时调整了下心态,又重新拍了一条,这一次是很顺利的完成了动作。其实很多武行碰到类似的情况,如果演员耍大牌或者把你骂一顿,那你真的就没有信心继续拍下去了。

李白:成家班向来以拼命著称,流血受伤已成家常便饭,今时今日虽有较好保护措施,但是依旧存在危险。你们怎么样去把控安全系数?

何钧:其实每次在拍戏我们都会衡量安全系数,如果觉得太冒险,那么我们就换一种方法去拍。每次我们(成家班)设计动作的时候,大家都会凑在一起想招数、想动作,集思广益,如果想出来的这个动作比较危险,我们会想办法克服,当然也会对这个动作的危险性进行评估,比如说我们知道这个动作会受伤,那么受伤的程度会是怎样、是否在我们可承受的范围内等等,我们都会去考虑、去讨论。只要大家觉得这种动作OK,那我们就想办法做出来。

——日积月累,完成武行到武指的脱变

李白:何老师您给大哥做过替身么?

何钧:这个没有。其实说到替身啊,大哥不是没有用过替身,但是他是所有动作演员里用替身最少的。说句公道话,没有人(演员)不用替身,没任何一个演员敢说他没用过替身。你像大哥跳钟楼,他有过替身(火星),但是他一样都有去做,还有《皇家威龙》,也有一个跳船的戏,成家班的跳一次,大哥跳一次,为什么呢?因为我们要保证用最好的,有可能有些动作大哥不如替身做得好,那就用替身的;而有些动作大哥做的最好,那就用大哥的。这都需要他们都做完动作之后来比较,哪个好就用哪个。对于外界的一些质疑,我觉得没必要解释什么。大哥拍《功夫之王》的时候,腰都伤成那样了还是要打,后来实在是痛的不行了,八爷说干脆拍的近一点吧,然后我们几个在后面顶住大哥,大哥在前面打,一直没有停过。放眼全世界,除了大哥,还有谁能做到这样?

李白:您进入成家班以后一直做武行和替身,什么时候开始做武术指导的?

何钧:进了成家班拍了两三部戏之后吧。我记得是《80天环游世界》拍完之后,志哥跟我说,你做替身、做武行是做不了一辈子的,你得在现场学,多看、多观察。其实进成家班前,我在片场做完替身工作后就睡觉去,根本不会管现场(流程),而进了成家班,看到大家的工作状态,慢慢的养成了另外一种习惯,就是去了现场,不会是去找地方睡觉,而是东看看西看看,这个(器械)摸摸那个摸摸。在这个氛围的熏陶下,慢慢的会发觉在现场睡觉简直就是浪费时间,哪怕睡觉也会睡得不舒服、不踏实,提心吊胆的。在现场你待得时间越多,学的东西越多。我还真是从进成家班开始起养成这样习惯的,因为成家班的工作量是很大的,你也没时间去睡觉。在现场可以学怎么摆镜头,包括套招的时候,所有人都围过来,每个人都可以提出自己的意见,这在无形之中就是作为武术指导的一种提高。那时候在现场我还会找摄影,没事儿跟人家聊聊天,等熟了之后,就可以慢慢的偷师一些东西。

李白:也就是说做武术指导不仅要会套招,还需要了解许多镜头的知识?

何钧:对,动作肯定是要和镜头配合的。什么样的招配什么样的镜头。如果一个广镜头去拍两个人的小动作,那就什么都看不见。

李白:在设计动作的时候,您是偏重于围绕电影的剧情结构以及人物性格去设计,还是偏向于演员自身的动作特点去设计?

何钧:刚才讲了我们需要懂镜头,同时也要去了解角色的性格,他是什么样的背景和性格就决定了他是怎么样的打法,在了解了这些之后再去套招,你就有了依据,而不是单纯的什么样的招好看就去套什么招。有的时候漂亮的招数未必符合角色背景。

李白:您做武术指导的电影里,最满意的是哪一部?

何钧:没有最满意的。因为做动作设计就好像是家庭装修一样,总觉得这里还可以改一下,那里还可以再装饰一下,永远都达不到最满意,但是我会努力的做到无限接近最满意的标准。

李白:除了大哥的戏之外,您会接外面的戏吗?

何钧:会。大哥一直都希望我们可以出去锻炼,没有说你只能拍成龙的戏。比如《中国游记》、《硬汉》等等,我都是做武术指导。但是就我而言,我肯定是以大哥的戏为主。大哥给了我很多机会,也教会了我很多东西。

——享受幕后,甘当绿叶,无兴趣做演员

李白:何大哥有没有想过从幕后走到台前?您在《宝贝计划》的演出很出彩。

何钧:没有。我喜欢做幕后。说实在的,做演员我真没有什么兴趣。可能跟自己的性格也有关系,因为我也不是那种比较喜欢出风头的人,不喜欢抛头露面。我喜欢去设计、去导演、去拍戏。我喜欢幕后,也很享受幕后,我可以把我之前所学的东西运用进去,这种感觉是不一样的。

最早踏入这一行的时候,我只想做一个好武行,等我做武行做的不错的时候,看到替身可以替各种演员做各种动作,穿主角的衣服,可以很精细的做头发,我就想做替身,因为我觉得很潇洒。当我做了一个合格的替身之后,看到武术指导在现场把所有武行召集在一起套招,我就会觉得:哇!好帅,好有气势!然后我就想做一个好的武术指导。其实刚开始做武行的时候,根本没想多做指导的事儿,这都是一层一层的积累,一步一步走过来的。

李白:其实提到《宝贝计划》,我看到何大哥饰演了很多角色,比如婴儿房旁通风报信的路人,还有跟伍刚一起搭档的白衣打手。而且在结尾和大哥、古天乐的打戏中你也多次出镜。

何钧:对的。我们一部戏会替很多人,也会“死”很多次。“死”了以后爬起来换衣服继续上。

——谈成家班选人标准:高规格,严要求,功夫重要,人品更重要

李白:成家班现在有多少成员?

何钧:现在啊,我算算,成家班除了我,还有伍刚、冠华、艾伦、吕世佳、苏航、李磊、车国斌、张金爽、王振威、Max、Andy、Mr Lee等等,差不多十多个吧。

李白:包括《我看你有戏》里新加入的聂荣鑫?

何钧:聂荣鑫啊,上一部戏我们有带他去俄罗斯。这个小孩子是学散打的,以前拍过三年电视剧,加入成家班后可能有点紧张,第一次跟我们拍戏就是去俄罗斯,也没见过这么大阵势,整个人有点蒙。但是我看这个小孩子特别有心,特别想做好,就是缺乏经验。

李白:成家班作为享誉国内外的动作特技团队,很多武林高手都想加入进来却一直未能如愿。入选成家班的条件应该是很严格的吧?

何钧:成家班是一个金字招牌,我们有义务去维持它的秩序,保证每一个成员的综合素质。所以在挑选成员的时候会非常严格,真的是千挑万选。干我们这一行,技术是很要紧的,但是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人品、武德。首先要干干净净,不要有太多社会上不良的习气。技术不好不要紧,只要你够勤奋,都是可以练出来的。但是勤奋与否,那就是你的态度问题了,这是练不出来的。

此外,我们还要看你是不是真正热爱这一行。有很多人到处吐槽自己做武行多惨,博取同情,我就很反感,既然你觉得很惨很不开心,那你就别做了!有什么惨不惨,比武行辛苦、危险的行业也有,但是也照样也有佼佼者。凭什么你做不了?那是因为你态度有问题,太负能量了,你连自己的行业你都看不起,你还能做好什么?
——忆峥嵘岁月,话龙虎精神

李白:现在大哥拍戏,成家班的元老还会跟着开工吗?我在《宝贝计划》看到有很多老成员都在,比如贾仕峰、张耀华、黎强根。

何钧:其实拍《新警察故事》《保持通话》的时候他们都在,别看他们年纪大了,其实依旧是很拼的,不服输的。我记得《宝贝计划》里韩春有场打戏,需要摔到一个台子上。当时志哥就说何钧你换衣服(来摔),成家班的老前辈现在简单打打就行了,危险动作你们年轻的来。我说行,然后就去换衣服去完成了那个动作。后来休息的时候聊天,有位成家班老成员就说:“谁说我们老了、不行了,我就算现在摔‘克子’都比你们都好!”话没说完就duang的摔了一个,我赶紧说好的好的您摔的好!(笑)

李白:成家班的元老级人物都是当年香港龙虎武师的佼佼者。

何钧:对。其实他们很多人都不是科班出身,技术也不是最正统的,但是他们敢打敢拼。也正是因为他们敢打敢拼,才成就了成家班今天的辉煌。这种龙虎武师的精神是当今我们这个行业很缺的。许多武行总是说自己武术有多正规、多专业,但是你连这种精神都没有,又能怎么样?现在的武行已经不能和当年的武行同日而语,就算是跟我们这一代他们也没得比。

纵观成家班的发展历程,我想到一句话:前人栽树后人乘凉。大哥在好莱坞乃至全世界最走红的阶段正好轮到我们去“享受”,然而大哥和成家班的地位都是他和众多成家班前辈打拼出来的,那个年代是他们在打天下,也是流血流汗最多的一个阶段。所以,我对老一辈的成家班成员都是十分钦佩和敬重,我们也更有责任去发扬和传承他们的精神。

感恩成龙:是老师,更是家人。

李白:大哥是国际巨星,有没有担心他的光环会一直掩盖你们,限制你们的发展。

何钧:无所谓掩盖不掩盖。我们和大哥在一起就是一个家庭,而他就是一个长辈、家长,我们在这个家里都各司其职、为这个家庭去奋斗。没错,他的光环是很大,但是这些年来,大哥一直在外“推”我们,比如在片头的字幕上加上我们的名字,在很多重要的场合都带上我们,用实际行动告诉大家许多工作都是我们和他一起完成的。而且成家班也没有去依赖大哥的光环,每个人都很努力,而且也都是很有能力的,我们现在在外面接戏都能做到独当一面,展现自身价值。而且我们用多少力在大哥这里拍,也会用多少力在其他人那里拍。不会因为是大哥的戏就加倍努力表现自己、不是大哥的戏就不认真工作。

李白:大哥在现实生活中是一个什么样的形象?

何钧:成龙大哥对于普通观众来讲,可能是一个高高在上的大明星,但是对于我们来讲,他就是一个朴实的长辈,一位老师,就这么简单。生活中,他很关心我们,教会我们很多道理,虽然不一定讲的都对,但是“对多错少”,很多都是经验之谈,他真的是诚心诚意的对我们,而我们也是诚心诚意的对他。在片场,他教我们拍戏,教我们技巧,给我们实际操作的机会。我对大哥一直都是心怀感恩。

你看他教出来的成家班每个人都很有礼貌,很有教养,我们也不喊打喊杀,虽然我们会功夫,但是我们都是用来拍电影,不是用来打架,没必要耀武扬威的。大家确实也很上进,在片场,没有人混日子,工作气氛一直都很浓。你要是“混”就没人会看得起你。大哥也是极少会骂成家班的,都是靠自觉。在片场看到地脏了,他会扫地,看到护具乱了他会去整理。你说一个国际巨星在为我们整理护具,那我们还好意思把东西乱扔?所以很多事情,都是他在影响着我们、感染者我们,我们呢,也确实做得很好。他以我们为骄傲,走到哪都愿意说成家班(的好),而成家班也会觉得骄傲,也会再接再厉,这是一个很好的良性循环。

后记:本次采访整整持续近3个小时,全程毫无尿点(我也真的也舍不得去尿尿),聊天内容涵盖面很广,信息量很大,何钧讲的毫无保留,我亦是听的身如其境,同时深切感受到何钧属“外冷里热”,冷酷的外表、低调的性格掩盖不了他对动作电影火焰般的热情。尤为敬佩他身为成家班骨干带头人以身作则、立志以实际行动传承发扬龙虎武师精神。

其实何钧还跟我讲述了他年轻做武行的一些糗事,也分享了很多在成家班拍戏的趣事,故事精彩纷呈,但是由于篇幅限制,很遗憾无法呈现在本次采访文章中。不过大家不必担心,李白会把这些内容重新梳理、汇总,在日后的文章中分享给大家。

最后,感谢何钧老师百忙之中接受李白的采访,祝愿何钧老师担任武术指导的新戏《铁道飞虎》拍摄顺利,也期待有机会能再次采访何钧老师!

0 comments:

Post a Comment

ALL COMMENTS ARE MODERATED BEFORE POST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