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ugust 25, 2015

Interview with He Jun Part 1

Li Bai, a Chinese fan who is one of the owners of the biggest Jackie Chan forum on Baidu (LINK), recently interviewed He Jun, one of the leading members of the Jackie Chan Stunt Team. I have reposted the original interview here. I have not attempted to translate it because it is just too long - please use your own translation. Part 1 is about how He Jun started in martial arts and later moved into movies before being asked to do a stunt in 'The Tuxedo' and joining the Jackie Chan Stunt Team. Part 2 (in the next post) has more information on working with Jackie and on being a part of the Jackie Chan Stunt Team.

























——踏入武行大门只因师兄一句话

李白:您从小习武出身?请问是什么原因让您踏足影视圈?

何钧:我是四川武术队出身,出来拍戏其实是只是因为大师兄的一句话。96年的时候,我还在做教练,有一次赶上放假,我回学校收拾东西,大师兄突然跟我说要带我拍戏。当时我第一反应就是:“‘拍戏’是什么玩意?”那时候我哪懂什么是拍戏。当时我练武术只知道两件事,一个是打比赛、出成绩,另一个就是考虑将来的前途,要么就是做教练,要么就是等分配工作,有可能是进入军警部门。其实当时还在考虑怎么选,然后大师兄就找我去拍戏。

李白:当时让你参与的是哪部戏?

何钧:是一部电视剧,叫《太极宗师》。

李白:吴京主演的那部?武术指导是袁和平。

何钧:对。其实从那之后一直在跟着八爷。后来又拍了《新少林寺》,《小李飞刀》等很多戏。

李白:那您当时去《太极宗师》主要是就是做武行和替身?

何钧:对。

李白:可以透露一下当时的片酬吗?

何钧:4500一个月。那是在96年左右。在当时来讲是一个很高的数字。所以很多人愿意去做武行,主要是因为有这个待遇吸引他们。你看现在过去多少年了,现在的武行待遇没怎么提高过。

李白:也就是说当年的高薪是吸引您踏足影视圈的主要原因?

何钧:只能说是其中一个原因,另一方面就是好奇、新鲜。我当时没什么钱,来北京的火车票钱都是别人给的,400还是500记不清了,硬座,三天两夜。

李白:有种北漂的感觉。

何钧:哈哈,没错。

——拍戏受尽折磨,险些半途而废

李白:刚进组的日子是什么样的?做武行跟平时练功应该区别蛮大的,你有没有不适应?

何钧:当时刚拍完一个月,我和我武术队另一个伙伴阿强就打算逃跑。

李白:是因为太辛苦了吗?

何钧:太苦了,实在受不了。当时是在怀柔拍戏,那时候怀柔是很荒凉的,每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出来晒着,毕竟是新人,累了也不敢坐,当时还有人叫我们怎么缓解疲劳,比如脚尖垫一垫啊,把脚放到高处歇一歇腿啊。当时在片场什么也不懂,做的不好就被人骂,每次收工回到房间,洗个澡,饭都不想吃,就睡觉了。然后感觉没怎么睡呢就又起床开工了。我就跟阿强说:“别干了,咱们走吧。”

李白:那后来怎样?真的就准备放弃了?

何钧:没有啦。大师兄知道后把我们骂了一顿,他说:“你们真没出息,来都来了,才一个月你就坚持不了,半途而废,你们要是走我也不拦,这点苦都吃不了,将来你们什么事都做不好。”大师兄的话我现在都印象很深。其实我们当时并不是坚持不下来,而是少一个人推我们一把。而在大师兄推了我们这一把之后,我们咬牙坚持下来了。然后一个月的拍摄期到了之后,当我拿到4500块的工资的时候,哇,很幸福,很有成就感!4500块可以买很多东西啊!初来北京,我吃不惯北京的小吃嘛,于是我就用工资买了很多包麻辣方便面,还有辣酱,好几桶。

李白:所以您就坚持下来把戏拍完了?

何钧:对。后来和大家也就熟了。剧组武行都是四川武术队和广西武术队的。八爷的副手就是广西武术队的,现在已经做导演了。当时两拨人基本都是刚从武术队出来拍戏,竞争意识非常强的,比如拍戏之余我们经常比试,打旋风脚,你要是能打到这个高度,那我就要打到更高!那时候每天除了拍戏,就是这么在一起练功。当时还跟着体操队的练弹床、学骑马,像这些我们都是在现场学的,还有跟着戏班的学各种摔法。现在想想真是挺有意思的。

李白:拍完了《太极宗师》后,您决定继续做武行?

何钧:对,那几年很火的电视剧我都有参与。除了刚才讲的那几部,还有张卫健的《韦小宝》、《中华英雄》《我的野蛮同学》等等。电视剧一年四五部,没得停。

李白:武行的工作多多少少都会有危险,何老师在那段时间有没有受过比较严重的伤?

何钧:有过一次伤到颈椎和腰的。那是拍《神捕》的时候,有一个二楼的“下高”,伤到了。其实这个伤就是伤在我自己没有经验。当时没什么事,晚上吃完宵夜后就站不起来了。之后回了房间躺下,好家伙,又起不了床了。第二天早上,制片送我去医院,结果这一躺又躺了三天。三天后感觉自己能动了,然后就从医院跑去现场了。在医院的三天真是闷得不行了,恨不得马上回到片场拍东西,好玩啊,新鲜啊,大家一直在一起,拍戏的时候拍戏,不拍戏了就练功、聊天。而且那时候是新人嘛,很好奇,很想学东西。

——惊艳一跳征服成龙

李白:您是什么时候加入成家班的呢?

何钧:我是2000年底进入成家班。当时在深圳和志哥(李忠志)见面聊天,他说让我加入。当时我也很矛盾,心理压力很大,毕竟成家班对我来讲是高高在上的。但是后来觉得,做这行能进成家班是很大荣耀,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然后我就果断的去了。

李白:初入成家班什么感受?会不会在意别人怎么看你?

何钧:刚进成家班的时候就好像是实习生一样,别人问你,你都不敢承认是成家班的,因为感觉还没有被认可。

李白:后来你是如何证明自己,真正融入成家班的?

何钧:靠《燕尾服》的一个动作。其实整个电影我也只做了这一个动作,志哥带着我从早上六点一直练到下午四五点,没有停过,中午饭都没吃,一直在练。然而这个动作还在成片中被剪掉了。这个动作是弹床侧空翻一周半摔入水缸,动作本身对我来说不是问题,但是难就难在那个水缸的尺寸刚刚够一个人,稍微有一点偏差就会砸到受伤,所以就是要求动作很准。我当时怎么练呢,就是拿一个海绵垫,根据水缸的尺寸用粉笔把范围给画出来,包括高度有多高、我弹床跳多高才能过,这些都考虑到之后,就开始练。一直练到不敢说百分之百,起码百分之九十的把握的时候,就开拍。当时那个弹床是美国的弹床,是斜的,而我们中国武行在国内习惯用的是水平的弹床,他们是需要助跑的,而我们是站在高梯上跳的,所以当时为了满足我的习惯,他们把弹床垫成水平的,而且加高、找一个高梯,让我怎么做舒服怎么来。

李白:拍一个动作原来需要做这么多的前期准备工作。而且这个动作很危险,正式拍之前你害怕吗?

何钧:我记得非常清楚,做动作前,大哥一直在问我有没有信心做,如果没有信心做你就说,没关系,不会觉得你不好。我就说既然我都站在这了,我当然有信心了。大哥说,好,我叫1、2、3你千万不要犹豫,既然决定做就做,要是不敢做,你的脚就不要踏出这个梯子。我说明白。在那个时间啊,说实话,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然而周边都是外国人,就自己是亚洲人,所以当时我的“气儿”就上来了,心想最多不就被撞嘛,撞了我也要把这个动作给做了,不可能说我现在不做了!大哥喊1—2--3,我一个侧空翻“duang”的一声进水缸了。

李白:这个动作终于成功完成了?

何钧:当时我感觉自己入水了,也没觉得什么地方痛,那说明我跳准了!可是还没完,入水之后还要继续演戏啊,但是我当时太兴奋了,吸了一大口水,哇,当时呛死我了,但是我又不能出来,一直憋着,直到听到有人喊“OK!”,我才从水里出来,然后一个劲的咳嗽,那个水也是蛮脏的。但是那个时候很有成就感,大哥带头鼓掌,大家也一起鼓掌,我感觉这些掌声都是属于我的,也让我觉得做这个动作是非常值得的。志哥后来跟我讲,就是因为你这一个动作,我们才决定让你跟着大哥拍下一部戏。

1 comments:

Dagmar Crmanova said...

The fans in China have it easier because of the language and also because of the possibility to be closer to Jackie´s co-workers. Thanks a lot for the news.

Post a Comment

ALL COMMENTS ARE MODERATED BEFORE POSTING.